第2章 你疯了!

事后,傅修年穿戴好衣服,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怔怔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林浅溪将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清晨。

林浅溪强撑着像是被车轮碾压过的身体,一件件的把衣服套上。

洗漱完后,林浅溪来到厨房里,给自己煮了碗米粥,做了点鸡蛋羹。

将冒着热气的米粥端出来,林浅溪正要端到餐桌上去,这时,“砰”的一声,门被大力踹开,而后,苏婉茜一路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厨房。

“苏婉茜?”林浅溪愣了下。

“呵,你果然在这里。”苏婉茜冷笑,眸中有寒意闪过。

接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苏婉茜一个用力,夺过她手上的热粥,朝她头上猛的扣了下去。

“哗——”

“嘶——”

滚烫的热粥顺着林浅溪的长发浇了下来,淌落在她发上,脸上,甚至领口深处,让她狼狈极了。

那么烫的温度,烫的林浅溪瓷白小脸上瞬间红肿一片,有不少肌肤上已经被烫出了水泡。

“你疯了?!”林浅溪强忍着痛意,颤声道。

说话间,她连忙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但脸上的米粥实在是太多了,稍微一睁眼,便有米粒滑入她眼中,她只好闭着眼睛,摸索着。

“我疯了?”苏婉茜冷笑 ,“我就是被你这个贱人给逼疯的!”

“我的孩子被你害死了,我被你害得终身不孕 ,现在你还敢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勾引我的男人?!”苏婉茜揪住她的领口,猛地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扯,靠近她狼狈的脸,咬牙怒骂:“林浅溪,你可真贱!”

“我不是!”林浅溪颤声道,她抹了把脸上的污秽,眼眶泛红,“是傅修年强行将我绑在他身边让我给他代孕!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跟害我家破人亡的男人住在一起?!”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苏婉茜,不管你信不信,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不是我做的。”

当初她喝多了,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发生的事就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报废的出租车里,出现在车祸现场。

之后,就是苏婉茜孩子流产的事……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她为了报复傅修年,而买凶杀人。

可是,她没有……

她真的没有……

林浅溪话音刚落,“啪”的一声——

一个狠辣的巴掌狠狠落在她小脸上,林浅溪被打的眼冒金星,唇角处都渗出血来。

“你这个贱人,事到临头还敢狡辩?!看我今天不撕烂了你的嘴!”苏婉茜眼眶猩红,表情狠戾,肩胛骨处微微颤抖着——林浅溪知道,她这是病发了。

自从那场车祸后,苏婉茜精神上受到了刺激,有时候会精神崩溃。

她的病,也就为她肆意伤害自己提供了理由。

而傅修年从来都不管不问。

看着苏婉茜近乎癫狂的模样,林浅溪心头狠颤着,就当苏婉茜拿着水果刀朝自己刺过来的时候——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