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孩子没了

她声音满是哭腔。

“林小姐,很抱歉,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医生怜悯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尖锐而距离的痛苦在她下体蔓延而来,林浅溪清晰的感觉到冰冷的器械,在她身体内肆意搅动着,凶狠的绞着她的身体,穿透她的子宫……

剧痛席卷了她全身,林浅溪死死的咬唇,嘴里满是血腥味,她浑身布满了冷汗,握住床单的手已经将床单给抓破了。

就在她身下,血流成河……

林浅溪苍白的小脸上覆上了一层死灰,她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心痛如刀割。

孩子,她的孩子从这一刻开始没了……

死在了他爸爸的手里。

如果当初真的是她欠了苏婉茜的,那她这个孩子来还债,也够了……

事后,林浅溪蜷缩在病床上,捂着自己的小腹,身体微微战栗着。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长相俊逸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

看着病床上蜷缩成小小一团的林浅溪,陆少泽心里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刺了下似的,疼的厉害。

“浅溪。”他缓缓出声。

听言,林浅溪僵硬的抬起眼,看着来人,勉强扯了扯唇,“你来了。”

嗓音沙哑而难听。

“我来了。”陆少泽坐在她床边,心疼的握住她瘦骨嶙峋的手,哽咽着:“只是我来晚了……”

如果这家医院不是陆家的产业,他怎么会那么快就知道浅溪的事。

如果不是他来晚了,浅溪就不会遭遇这些了。

无痛人流术后对孕妇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痛,更别说是有痛人流了……

“浅溪,你现在,怎么样了?”

陆少泽看向她的眼底满是心疼。

林浅溪僵硬的扯了扯唇,“我还好。”

“连麻药都不给你打,你怎么会好!”陆少泽眼眶泛红,“傅修年那个混蛋,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去帮你教训他!”

说着,陆少泽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不要!”林浅溪拉着他的手,眸中噙着泪花,她纸片般惨白的唇片一开一合:“少泽,不要……”

“现在你还想向着他?!”

“不是。”林浅溪垂眸,遮住眼底的黯然,“这个孩子,就当做是我赎罪吧。

以后,再也不要提傅修年这三个字了。”

陆少泽看着林浅溪半响,张了张唇,最终什么都没说。

——

黑暗中,林浅溪独自前行。

前面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遮住了她的视线,她什么都看不清。

黑暗中有一阵风铃摇过。

“妈妈,妈妈。”

黑暗中传来一个小小婴儿的哭声。

眼前的雾气逐渐消散,林浅溪看清了,那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雾气,“妈妈,你不要我了……”

小女孩哭着。

林浅溪只觉得她一颗心都被揪紧了,心里疼的厉害。

“我的孩子……我不是……妈妈没有不要你……”林浅溪泪流满面。

她想上去抱抱孩子,但眼前风一吹,雾气弥漫,孩子就不见了。

“孩子,我的孩子……”林浅溪猛然从床上坐起,浑身全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