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尸斑出现

更令我惊讶的是,在最前边,放着一个大桌子,上面放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女人,凤眼星眉,鼻梁挺立,嘴唇丰满,十足的大美人,我想了很久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距离太远,我看到女人照片旁边的那张照片,竟然是我的脸。

我转头看向喜子,喜子静静的看着我,问道:“峰哥你怎么了?弟弟给你认错,今天的事确实怪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

“隆隆隆!”一阵雷鸣伴随着闪电从天而降,闪人心神。

顺着闪电,我看清了喜子手上有一块斑点,刚开始我以为是皮肤病之类的,可在灯光的照射下,我发现喜子受伤的那块斑点,是尸斑。

我吞了口口水,心跳犹如擂鼓,我根本没心思回答他,难道喜子已经死了吗?

现在我面对的是一具尸体?

“峰哥?你怎么了?”喜子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再次确认喜子手上是尸斑。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冷,身体不舒服好像感冒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我家里有感冒药,我给你倒杯水,把药吃了。”喜子听到我这话,面色喜悦,跟他关心的话语完全不同,这明显是盼着我生病。

“不用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抱歉喜子,这酒咱们明天喝。”我抬起僵硬的胳膊,冲他摆摆手。

“那怎么行,必须吃药,今天就在我家里睡,而且下这么大雨就别回去了。”喜子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往堂屋走。

“不用了,这么晚了打扰到你和弟妹就不好了,我回去,明天再来。”我用力甩胳膊,可就是甩不开喜子的手,他的手像钳子一样。

“你不把我当兄弟!”喜子冷冷的说。

“好,就在你这睡。”看着喜子冰冷的眼神,我应了下来,虽然下着雨,空气温度很凉爽,但我身上还是不断的冒出冷汗。

到了堂屋之后,我坐在凳子上,喜子进屋拿药去了。

趁这个喜子离开的缝隙,我撒腿就往外面跑,在奔跑的过程中,我脑子里不断的想着喜子,喜子可能已经死了,因为他手上有尸斑,活人根本就不可能有尸斑。

谁知道喜子拿给我的药是不是毒药,虽然我很紧张,但关乎到自己的生命,我还是能够想到这一点的。

就在我冲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途中,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交谈声。

“喜子,这小子果然想跑。”

“钱拿去,这件事谁都不要说,记住了吗?”

随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一张床上,看着刺眼的阳光,掐了自己一把,我高兴的直接跳了起来,我没有死!

随后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上的部位,除了没穿衣服意外,一个零件都没有少。

我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气,看来喜子还是记得以前的情分。

我找到自己衣服穿好,下了床,刚刚掀开被子,我就发出一声惊呼声,然后不断的倒退。

在我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仔细观察她和照片中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她的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毫无生气,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具尸体。

我竟然和一具尸体睡了一觉!

“喜子,喜子!”我怒火冲天,这时候我可不管喜子是人还是鬼,我要弄死他。

我冲出门外,到处找喜子的身影。

喊了半天,嗓子都哑了,可喜子愣是没有出现。

走!

这个字突然从我脑海里蹦出,没错,我现在就走,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既然我看到她死了,那么喜子完全没有任何理由不杀我,他既然敢杀人,也就敢杀我。

朝大门口走去,一步比一步沉重,我害怕喜子突然蹦出来拦住我的去路。

路过院子的时候,我发现放的那两张照片还在,我一脚踢翻桌子,随后把两张照片踹的稀巴烂。

等出了院子之后,并没有人出现,这让我安心不少。

出村子的时候,村子里散发着恶臭,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到处都是尸体,不仅仅有猫和狗的,还有人的尸体,不过这些人我都不认识。

看到村子里这样的一幕,我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只想活下来,想到这里,脚步变得更加匆忙了。

来到隔壁的村子,找了一辆三轮车,花了二十块钱来到了城里,然后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

确认住下之后,我就往商场里跑,哪里人多就去哪里,我怕自己一个人。

两三天之后,身上的钱不多了,我必须找份工作,不然这样下去迟早饿死,于是我去人力资源部找工作,可没有一个收留我的,最后还是在网上应聘了一份开出租的工作。

回到宾馆里,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我忙完了,来找你了。”

我笑了笑,回复道:“你发错人了。”

不过对方没有给我回应,而是给我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十。”

“九。”

“八。”

随后就停了下来,微微过了一阵后,短信再次来了。

“七。”

……

“亲爱的,你着急了吗?”

他发到五的时候停了下来,随后给我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

突然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手机也没有了亮度,好像是关机了。

“亲爱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能听到她的喘息声,她距离我近在咫尺。

我第一反应就是离这个女人远点,刚刚站起身,我就感受到了一股柔软还有冰冷,她紧紧的抱住我,在我耳边说道:“老公,人家都已经嫁给你了,不可以不理我。”

“你嫁给我了?”我吞了吞口水说道。

“前几天你还跟人家拜堂了呢,现在就想耍赖是不是。”她说完就开始撕扯我的衣服,嘴巴不断的吸允着我的肌肤,随后将我推到在床上,双手在我身体上游离。

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脑子越来越模糊,最后我把她压在身下,开始了一阵猛烈的冲击。

我的思绪已经被下半身所控制,不由自主的和她进行了房事,我明明知道她已经死掉了,她是一具尸体,可我却还是这样做了。

做完之后,我的情绪渐渐恢复了清醒,刚才我的思绪好像被控制了,想到这里我脑袋上冒出了冷汗。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并没有害我,说明我死不了,我就大起胆子问她,她怎么样才肯离开。

“我怎么可能离开你,你是我最爱的人。”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眼中包含着太多情愫。

她缓缓的穿上了衣服,透过月光,我看着她脸,怦然心动!

我赶紧摇头把这个想法晃了出去,我一定是疯了,明明知道她已经死了……

“你和别人不一样,你能看到我,不过我想告诉你件事,喜子已经死了!他想害你。”她笑嘻嘻的看着我的眼睛。

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愣住了,虽然喜子想害我,但我依然为此感到伤心,喜子是我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感情。

“嗯。”我缓过神来,麻木的回应了一句。

她收拾完后,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好了,乖乖等我,不准变心,不准找别的女人,要是被我发现,哼哼。”说着还攥紧了拳头。

“我还有问题,先等下。”我急忙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可她行走的动作非常快,就像在空中漂浮脚不着地。

我赶紧下床去追她,我再次伸手,可手掌却穿过了她的身体,瞬间她就消失不见了。

接着我猛然睁开了眼睛,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垃圾桶里的卫生纸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梦。

“叮铃铃!”

我拿起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五”,我冷汗从额头上不断的冒出,这条短信刚才已经收到过了,大概是在一个半个小时之前,为什么又收到一条?

“叮铃铃!”

“乖乖等我,别让我发现你和别的女孩子暧昧。”我的手机再次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女鬼发来的。

顿时,我的身体像陷入冰窖一样冰冷,身体不断的发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自己的劫难,总要去度过,我整理好情绪,去洗漱。

洗漱的时候,我发现脖子上有一个小小的斑点,我拿起镜子,仔细的观察,发现这是一块尸斑。

“砰!”我松开了手,镜子碎的稀巴烂。

我记得这个位置是女鬼昨天给我种草莓的时候留下来的,可为什么会变成尸斑呢?

我抱着侥幸的心里来到了一家大型诊所,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确认之后,医生告诉我说,没什么大问题,是细菌滋生的,吃点药就没事了。

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医生皱着眉看了我一眼,对我摆了摆手。

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刚刚进门,医生就开口了,“活不久了,给自己安排后事吧,趁着还有时间多玩几天。”

他的一句话,犹如雷鸣一般,在我脑子里炸开,我看着医生喃喃自语,“这不可能,不可能!”

“小伙子,凭老夫多年的经验,你这是尸斑,因为怕影响诊所的生意,所以给你定了个细菌感染。”

医生再次对我挥手,“回去吧,多玩一玩,别亏待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