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乞丐的救命方法

我当即跪了下来,乞求道:“救救我,老人家你帮帮我吧,我还年轻,不想死。”

“你这是何必呢?人终有一死,看开点就什么事都没了。”面对我的乞求他眼皮也没抬一下。

我断定他可以救我,既然他能知道我的时间不多,那么他肯定知道救我的方法。

于是我不断地求他,说什么都不走。

“行,你去万行广场找个乞丐,记得他脸上有一个疤,很好认。”医生皱了皱眉,很显然他并不想摊上一件麻烦事。

“谢谢。”我站起来鞠了一躬。

刚刚走出医院门口,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出租车的工作有着落了,让我下午去上班。

回到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找了一件衣服,将脖子上的斑点遮挡起来,随后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工作的地方。

给老板打了个电话,来到他所在的办公室。

“坐吧,驾驶证。”老板看着我皱了皱眉,随后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当着我的面捂鼻子,是嫌弃我臭,还是嫌弃我档次太低!

我脸色十分难看的拿出了驾驶证,丢给了他。

他看了一眼,直接摆手,“去一楼大厅等一下,有人跟你讲工资的事情。”

我一言不发的朝外走,关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的嘀咕声。

“这小子身上怎么这么臭,是不是三年没洗澡了,要不是年底缺人……”

听到这话,我脚步一顿,我身上很臭?

我低下头闻了闻,并没有什么味道,是我嗅觉出问题了,还是这人鼻子不灵光。

来到一楼大厅,我刚站在哪没一会,前台的两个女人纷纷捂上了鼻子,我心想,可能是跟我开玩笑把,我身上没有一点味道啊。

“踏踏踏!”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一双高跟鞋,朝我走了过来,她捏着鼻子,对我摆摆手,让我跟她过去。

我跟着她取了一辆车,然后正式上班了,开着车慢慢悠悠的在街上行驶。

过了没一会,我就拉到了一位女顾客,上完车刚坐下,我问她去哪儿,她说了目的地,我就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我通过镜子看到她皱着眉,在自己包里翻找什么东西。

她找到了一瓶香水,开始在车里喷了起来,“师傅,你车里是不是拉着死人啊,要不然怎么有一股味,呛死人了,要不是赶急,我打死都不做你车。”

我讪讪的笑了笑,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到底怎么回事,刚刚应聘的时候也被人说臭,顾客也说臭,想了半天没有任何思绪。

等她下了车后,我疯狂的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并没有什么味,这到底怎么回事?

回到车里,继续开始拉客,一共拉来六波客人,全部都说车上有死动物的味道。

在路过酒吧的时候,一个大汉拦住了车,他一步三晃,喝的醉醺醺的。

刚打开副驾驶的门,大汉直接笑了,“我说师傅,我就不上车了。”

我瞪大眼珠子,疑惑的看着他,“怎么回事?”

“你这已经拉人了,要是我没喝酒的话,也可以拼车,可我喝醉了味道难闻死了,你走吧。”大汉说完转身就要走。

“哪有人啊?你可别胡说八道。”我被大汉吓坏了,车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

大汉白了我一眼,“你白痴啊,你旁边这个妹子不是人啊?神经病!”大汉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就消失在马路上了。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浑身坐如针尖,一动不动,乖乖的看着前面的路,我更不敢随便扭头,我怕会突然出现一个人,把我杀掉。

在行驶的过程中,我心里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这个大汉肯定是喝多了,看花眼了。

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度日如年,短短几分钟,对我来说好像过了几个春秋。

在路过学校的时候,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拦下了车子,上了车后,她给我说了一个目的地,我开始导航。

导航的时候,我发现就在旁边有一家殡仪馆,这个女人大半夜的要去殡仪馆吗?

我强装镇定,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几分钟后,到达了目的地,女人下了车,从包里拿出钱丢给我。

“不用了,这次算我请你。”我脸上布满了冷汗。

她摇摇头走了,随后车窗被敲响了…

“哐哐哐!”

敲击车窗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吓得我面无血色,我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放下一点点玻璃。

“师傅,你还拉人吗?我给你双倍价钱,天太晚了,我怕遇到什么脏东西。”

我没第一时间讲话,平复下来心情后,我才说道,“好,你上车吧。”

她饶了一下朝副驾驶座上走去,我看着她的身材感觉十分熟悉,她穿着一身修身的衣服,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她坐在副驾驶座上,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我看着她熟悉的脸,没以前那么恐惧了。

许久后,我叹了口气,“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她摸了摸头发,沉默了一会后,轻启玫红的嘴唇,“不可以,等你哪天来到我的世界,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她用手把头发拢到耳朵上,笑着开口,“当然,我叫汪淼淼。”

“你的名字很好听。”我夸赞了一句,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她,尽管是女鬼也不例外。

“那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汪淼淼凑到我身边,嘴巴对准我的耳根哈了一口气。

我没有回应,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死,尸斑是被她吻出来的,我必须远离她。

“回答我。”汪淼淼伸出手,抬起我的下巴,嘴唇对准我的嘴唇就要吻上去。

我应该把她一把推开,可我的双手并没有这样做,我也想亲她,可我并没有这样做,我瞅准车窗,用尽全力,一头砸在了玻璃是上。

我猛然睁眼眼睛,冷汗顺着额头不断地往下流,此刻我正坐在床上,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我快疯了,我根本无法分辨出梦境和现实,刚才是一场梦,还是现在是一场梦?

我颤抖的拿出一根烟点燃,这时候传来一阵手机铃声,是汪淼淼发来的,短信内容是“一”

我感觉现在的情况愈发危急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数字我就心慌,好像下一秒自己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丢掉烟头,跑到洗手间里狠狠的洗了一把脸,抬起头发现脖子上的尸斑像石块一样,用手抚摸一下,根本没有任何知觉。

我彻底慌乱了起来,发疯的往外跑,问了几个路人,跑到了广场。

我要找到医生给我说的那个乞丐,我在广场上溜达了半个小时,心里面越来越急躁,可就是没找到那个脸上带疤的乞丐。

我坐在马路边上,点燃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烧的我嗓子火辣辣的。

我聚精会神的看着广场上的人,生怕乞丐出现了一下,突然消失。

“嗨!”

我打了一个机灵,一只手放在了我肩膀上,我扭头看过去,发现什一个乞丐,脸上有一块疤。

“哥们,介不介意请我吃顿饭?”乞丐满脸笑容的舔了舔嘴唇。

“好。”我把烟头丢掉,跟着乞丐上了一辆出租,出租朝一个十分偏远的地方行驶了过去。

在车上,乞丐眯着眼睛打量我,首先看我的脸,随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我脖子上。

看到脖子上的尸斑后,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哥们,看来你最近走了桃花运,艳福不浅啊。”

我听到这话以后,直接抓住了乞丐的手,“大师救我,我可以给你钱。”

乞丐听到我这话,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你的桃花,不是一般的桃花,怕是很麻烦。”

“那我该怎么办,有办法救我吗?”

乞丐没有理会我,而是自顾自的说着,“你是不是收到了短信?”

“嗯。”我直勾勾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现在是几?”

“一。”

乞丐笑了笑,“还好,还有挽救的余地,要是到“零”玉皇大帝来了也救不了你。“

“大师,现在我该怎么办?”我目光灼灼的盯着他,这是我唯一货活命的机会。

“师傅停车。”乞丐说了一声,司机把车停了下来。

我急忙从兜里拿出两百块钱,塞给了司机,下车之后,给乞丐塞了五百。

乞丐看到钱之后搂着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哥们我就知道你是个敞亮人,五百块钱够我要两天饭了。”

“和我的命相比,几百块钱不算什么。”我仔细的打量四周,发现处在郊区,一点人的生气都没有。

“看到那家店没有?”乞丐指了指一家寿衣店。

“看到了。”我吞了口口水,心里面十分紧张,要不是有乞丐在,我早就跑了,谁愿意呆在这个鬼地方。

“待会你进去,给他们打工,他会教你怎么做的。”乞丐说完,转身就往城里走。

“大师,我去寿衣店干啥啊,这地方一个人都没有,谁来这里买寿衣啊!”我急匆匆的跟上去,抓住了乞丐的胳膊。

“当然有人买。”乞丐笑嘻嘻的说。

“不可能,鬼才来这里买。”我急忙反驳乞丐。

乞丐听到我这话,脸上笑意愈发的浓烈了。

我吞了口口水,压低声音说:“该不会真的是卖给鬼的吧?”

乞丐点了点头,“去吧,不然你会死的,方法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你想活还是想死,自己决定,我要回去吃宵夜了。”

“你把我送进去可以吗?”我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现在我看到寿衣店就头皮发麻。

“不可以,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