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寿衣店

我踱着步子向寿衣店走去,虽然内心发怵,但一想到里面有救自己性命的法子,胆子便大了起来。

寿衣店的建筑风格很像民国时期的模样,不像现代花圈寿衣店。门口摆了两只石狮子用来镇压邪祟,寿衣店的名字叫仙人裳,很好听的一个名字。

我推开店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柜台,柜台后面是以为老者,那位老者正带着他的老花镜埋头打着算盘,左边是花圈,用纸扎的小人,轿子,电视什么之类的,我们农村这边流行这个。右边是寿衣,都是唐装之类。

那名老者见我进来便问道:“小伙子买寿衣吗,我们店里有最新款的寿衣,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可以让你在鬼界横着走。”

我心里纳闷我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在鬼界横着走了,这是我想起了乞丐的话来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寿衣店是专门卖给鬼寿衣穿的,我颤颤巍巍的问道“老板您是人是鬼!我一个大活人买寿衣干嘛!”老人家有点差异的说:“不是鬼怎么能看见我,难道你是阴阳眼?”

“我也不知道,但最近我总是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不过老板您到底是什么人啊!”我突然觉得这个老货并不是什么高人。

老者笑到“我亦人亦鬼,我们这类人专门为鬼办事,在鬼界都称我们为鬼使,你可以叫我冥伯”这时老者才仔细的打量起我来,当看到我脖子上的尸斑时问道“是不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乞丐叫你来的?”我连忙答到“是的,就是那位高人叫我来的,冥伯我脖子上的尸斑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的救?”

冥伯皱着眉头说“你的短信还没到零吧,不然那小子也不会让你来这找我,也罢也罢,又一个受害者,就算他是怨念极深的恶鬼,今天晚上也要帮你和那鬼说道说道。”

“冥伯,您可不能坑我,我的身家可以都给你!”虽然乞丐叫我来找冥伯,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我一个凡人,对什么鬼神之类的一窍不通。“不用担心,见你小伙子心地善良,又是那位叫你来找我的,我自然要帮上一帮,老子我一介鬼使,什么鬼没见过,抬手就叫他们灰飞烟灭!”冥伯顺势正神采飞扬的挥舞着手臂。“你且随我来,现在就得为今天晚上做些准备了”见冥伯忽然严肃起来,我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不简单,甚至有性命之忧!

冥伯给我安排了一间小房间,里面有个大木桶,木桶里面有各种草药,桶的边缘还有好多纸符。“把衣服脱掉,洗个澡吧。”,“是,冥伯,可是我没有带换洗衣服呀”我疑惑的问道。“没事,你一会洗好就换上一套寿衣吧,穿上寿衣可以减缓尸斑的扩散,也能掩盖尸臭”冥伯瞧了我一眼说。尤其是冥伯竟拿来了三套寿衣让我选,像极了寿衣推销员,“没办法,职业病,习惯了,嘿嘿”冥伯不要意思的笑道。

我的心里一个劲的犯嘀咕,原来寿衣还有这个作用,可我一个大活人穿着一件寿衣算什么样子,想想也罢,为了保命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

说来倒也奇怪,当我泡在桶里时,竟觉得浑身舒泰,一身的疲惫感全都消失了,脖子上的尸斑块淡了许多。

洗完之后我便换上了寿衣,这是已经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了。

这时店里突然进来了一位老道士,老道士直接问冥伯:“你店里是不是进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我这没有什么是不干净的,你有什么事吗”冥伯脸色不是很好看,还一个人也受不了这种人啊,直接进人家店里问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喔,我道号:希夷道人,最近准备游山访友,途经此地,观此地煞气很重,所以才进来问问,别无他想”老道士一本正经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原来是希夷道长,久仰大名,今天能够见到,真是三生有幸,快,里面坐”冥伯此时显得有些局促起来,我暗想这个希夷道长到底是何方神圣,连冥伯这种鬼使在他面前都没了脾气!

“小峰,快点上茶”冥伯扯着嗓子喊道。我拿着茶壶走到店前,看到那个老道士大概五六十岁的模样,一双倒八字眉使他不怒自威。他抬抬眼皮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漏出了一丝惊慌之意,不过一闪而过,可是却被我捕捉到了。

“小伙子我见你印堂发黑,最近有鬼魂缠身,我给你一张保命符你贴身带着,便可保你无恙”老道士故作镇定,还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我心想这个老道和我素不相识为什么要送我保命符,且他看见我的时候为什么漏出了一丝惊慌之意。

不过我也没好意思当面拒绝他,便谢着收下了。“小伙子,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就来江西龙虎山来找我!”老道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膀,像是知道我以后必定有大劫难一样。我张张嘴看看老道,顿时觉得这个老道不简单,龙虎山乃道教四大圣山之一,而这个老道却在其中一个修道。

“小伙子,你最近一段时间注意,过多的话我不能说,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这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去度,只要你熬过去了,便有大机缘!”老道临走时这样说道。我被老道说的一头雾水,不过也没敢深问,既然他都说这是明明之中注定的事,随其自然就好。

冥伯送走了老道看我愣在那里,“没事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大秘密,但是我既然打算帮你了,我就会竭尽全力!”冥伯安慰我。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冥伯催促道“快点准备一下吧,一会她该来了”我打了一个机灵,赶忙询问冥伯应该怎么做,冥伯小声地在我耳边说“你就躺在床上,无论发生什么都别说话,也别动就行了”我遵循冥伯的指令躺在床上。外面已经很黑了,此时正值深秋,外面天气很冷,风也很大,四周静的出奇,我的心里很慌,怕这次熬不过去就真的死去了,我才二十出头,还有大把的青春岁月等着我去挥霍,我真的不想死。

“小峰,你怎么在这里呀,快跟我走,这个地方有危险!”汪淼淼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猛地转头,正看见汪淼淼飘在外面的窗户边,急切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回想起冥伯的话,一句话也没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女鬼冲进来伤害我。

干脆我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我的耳边传来阵阵呼吸声,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张脸正直勾勾的看着我,嗡,我的头皮发麻,因为我看到了一张没有人皮的脸,血淋淋的,那血尸见我睁开眼睛,张口就咬了过来,我腾的一下坐了起了,原来是一场梦!

房间里的老式灯泡发出微弱的灯光,冥伯正坐在一把藤椅上闭目养神,“怎么,做噩梦了?,没事不用怕,今天只要她敢来我就敢收了她!”冥伯不咸不淡的说。

“小峰,小峰,我忙完了,你有没有想我呀,快点跟我走吧,我在这个地方不舒服”这时女鬼汪淼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没敢睁眼,只是觉得有一具冰凉的身体正靠近我。我能感觉到有舌头在我脖子上吮吸着,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想大声喊冥伯,但是我发现自己喊不出来,嗓子发不出声音,我只能慢慢睁开眼,看见那女鬼正直勾勾看着我,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对猎物的渴望。

我知道自己可能遇上了传说中的鬼压床!我把目光移向冥伯那边,顿时心就凉了半截,此时冥伯依旧在闭目养神,全然不知在我这边发生的事。

“姑娘你越界了,此处是我的地方,还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正在我心如死灰的时候冥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不过是个鬼界的仆从而已,档案插手我的事?”女鬼汪淼淼皱着眉头轻蔑道。

“这个小伙子我今天保定了,老夫我纵横鬼界这几十年什么事没见过,凭你一个小丫头还敢在我这逞强?”冥伯也不甘示弱。“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小伙子罢了,你为什么要阻我”汪淼淼轻斥。“哼!你喜欢他?你喜欢他就是让他去死吗?你自己看看他身上的尸斑,若不是我用药水治理,他早就死了,我看你是吸食他的阳气吧,借机还阳!”冥伯一语道破女鬼的企图。

“是又怎样,我也是迫于无奈,大仇未报我怎么也死不瞑目,如今我已经在他身上种下尸斑,世上能破解的人大多都死绝的,你拦着我也无用,不如助我完成生前遗愿!”汪淼淼说着望向的眼神中充满了歉意。“放心你死后,我会完成遗愿,然后给你买副好棺材,立个好碑”女鬼悠悠的话语冲击着我的大脑,冥伯此时也仅仅皱着眉头。

今天估计得交代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