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喜子的家

车子行驶到一片老式居民区便停了,随后冥伯拿起电话不知道给谁打了过去,不一会从黑暗的巷子里走出来一个人。这大概就是冥伯请的高人了吧,由于这片居民区已经快要拆迁了,所以没有路灯,也没看清来人长什么模样,只知道手里拎着一个大包。

车门被打开后,一股难闻的味道传了过来,破旧的面包车本来封闭就不好,所以味道很重。那人上车后就在副驾驶做了下来,当我把目光转移到他脸上时,整个人就呆住了。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我在广场遇到的那个乞丐,因为他脸上的刀疤太明显了,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刀疤乞丐像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了,转过头来对我说“小伙子别怕,今天晚上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哦,对了,你可以叫我三爷。”原来这个叫三爷的乞丐就是冥伯口中的高人了,难道现在的高人都这副打扮?不过我也没有多嘴,毕竟人家不仅曾经救过我,现在还是请过来的帮手。

“老伙计,你怎么那么慢呀,你看看都几点了。”冥伯对三爷抱怨。我以前只是知道冥伯和三爷认识,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关系应该很好。

“这可不能怪我,自从你告诉我今晚有行动后,我便马不停蹄的去黑市买家伙了,连我最喜欢的鸟都没遛。”三爷解释到。原来那个大包里面装着“家伙”,怪不得三爷都没有把包放在后备箱,而是直接抱在了怀里。

“时间不早了,赶快走吧,对了小峰,你的老家在哪啊,唉,年纪大了,我怎么忘了这茬”冥伯拍了拍脑门问我,“哦,我老家住在五十里外的封门村,开车的话半小时就到了。”

“封门村?那可是个有故事的小村子啊,对了老三,你今天有没有把家伙事带齐啊”冥伯听到我的老家后有些意外,不过倒也没有太大的面部表情,只是询问三爷有没有把家伙事带齐。

“放心吧,我办事你放心,虽然不知道今天晚上去的地方居然是封门村,但我三爷办事向来是滴水不漏,这保命的家伙事我可不带含糊的。”三爷又转过头来对我说“小子,今天晚上可能有生命危险,到时候你就和司机一起开着跑,不用管我们。”我看三爷表情很严肃,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就重重的点了下头。

司机打开了导航就出发了,我偏过头看了看汪淼淼,她的目光一直看着窗外,像是有什么心事,冥伯与三爷一直在那里胡侃,不一会车自就开到了封门村。

我带着他们三个人就直奔喜子家中,司机留下来看车了。说来也怪,以前我在村子阴沟里看到的动物尸体还有死人的尸体都不见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村子里的屋子中也没亮灯。有的只是阵阵阴风,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紧了紧衣领。

“不对啊,我前几天在老家的时候还有人呢,怎么突然像是一个鬼村一样,一个人都没有”我对冥伯他们说到,可是半天都没人理我,我猛地回头,后面哪还有他们的身影,路上就只剩下我自己,我大声的喊他们的名字也没人理我,好像他们根本就没有跟我一起来过一样。

这下我彻底慌了,就在这时,路的尽头发出了光亮,我隐约记得那是喜子家所在的位置。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要命的朝着那处光亮跑去,等我快跑到那的时候更加确定那就是喜子家发出的光亮。

稳了稳心神,反正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我也已经是骨癌晚期了,十八年后老子照样是条好汉。不再害怕后我就大着胆子都向喜子家了。等我走进时才发现,刚才的光亮其实是喜子家大门上的一盏灯,我透过大门向里面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我的背后被什么拍了一下,等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头子,那老头子问我大半夜的在这鬼鬼祟祟干嘛呢。我说我和这户人家的主人是发小,如今来找他有点事情。那老头子凑到我耳边对我说“这家人前几年就死光了,现在哪还有什么人在这住啊,唉,说来也是可怜,临死居然连个坟地都没有。”

不对啊,前几天喜子结婚还叫我呢,当时锣鼓喧天,人也挺多的。怎么会几年前就死了呢,那为我母亲付医药费的到底是谁呢?如果喜子已经死了,那么我几天前所看到的都是幻觉。“老人家,那这间屋子为什么还亮着灯啊,不是说人都死光了吗?”我不解地问着。这老头子像是突然回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小伙子你赶紧走吧,这间屋子里面有古怪,闹鬼!不过这个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住在这屋子旁边的一个单身汉,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千万不要进去。”

这间屋子里面一定有大秘密,这事我还不知道。“那这户人家到底是怎么死的呀?”我回头问向老者,当我转身的时候,哪还有什么老头子,大门外只有我自己独自站在那忽明忽暗的灯下。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定要进去看看。不然我一定会寝室难安。大门上面上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我身边没有开锁的工具。喜子家的墙头不是很高,索性就直接翻墙进去了。当我进去的时候一股阴风突然刮起,吹的我睁不开眼睛。

说来也奇怪,虽然大门被上了锁,但是堂屋却没有上锁。当下我也没多想,直接推开了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打开手机的电筒四处打量。屋内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许多贡品,已经落了不少灰,看样是是有年头了。

桌子上面还有三张黑白照片,不过有一张是背过去的,看不到人脸。另外两张我认得,是喜子的父母,因为从小我们俩就一起玩,所以他父母我也是很熟悉。不过我记得几年前我还见过他呢,身体说不上健壮,不过倒也不至于在三五年之内就死了吧。

当我翻开另外那张背着的黑白照片时,我的脑子嗡的傻掉了,那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喜子。看来应该是喜子的遗照了。不过喜子到底是怎么死的,那如果他死了的话,几年前的还有前几天的到底是谁!

我正拿着喜子的遗照看着,嘭,破窗的声音把我惊醒,我赶紧将手电筒照向窗户那边,一道黑影已经破窗出去了。“喜子,是你吗?你为什么躲着我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听见我的声音,那道身影顿了一顿就头也不回的翻墙跑了。我更加确定刚刚那个身影就是喜子没错了。

我走向喜子刚刚翻窗出去的那个房间吓了一跳,正对着门的地方放了一口棺材,棺材盖子已经被推开了,只不过房间里面血腥味太浓了,我捂着鼻子走上前去,只看见棺材里面竟然是满满一池子血!我吓得连退了几步,那么多血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突然是想起来了什么,我急忙把手电筒照向地面,这一照不要紧,地上一行血脚印直接练到那片窗户底下。喜子每天都泡在这血池子里面?那这究竟得杀多少人啊。我不再想这些事情了,而是走向了旁边的主室,进去之后,映入眼帘的事两口棺材。我已经吓得脚都软了,不过好奇心还是让我推开了棺盖,第一口棺材里面奇香无比,我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躺着的是喜子的母亲,面色饱满,胸口部位起伏跌宕。

这哪还是死人啊,这明明是一个大活人啊,我试着用手伸到喜子母亲的鼻孔旁,竟没有呼吸。我暗骂自己是傻子,喜子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已经死了,阿姨怎么可能还是一个活人呢。小时候找喜子玩的时候,阿姨便拿出家里好吃的东西给我吃,抚摸着我的头,所以我对喜子母亲的尸体一点儿也不感觉害怕。

我慢慢盖上了喜子的棺盖,拜了三拜。“阿姨啊,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今天叨扰实属意外,望阿姨不要怪罪”我没有把为什么来到这的目的说出来,是因为我不想把喜子的事情说给阿姨听,毕竟阿姨就喜子一个儿子,还是不要把这些不好的消息说给她听,就算她已经去世了。

我走到另一个棺材的旁边已经猜到这里面装的是喜子父亲了,但是我还是有点不相信,因为几年前我还见到过喜子的父亲呢。直到我打开了棺材看见喜子父亲的尸体时,才确定这确实是喜子的父亲。不过棺材里只有一颗头颅,我啊了一声,吓得坐在了地上,因为喜子父亲死相极惨,眼睛瞪得很大,嘴巴长得很大,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死的。

“叔叔莫要怪罪,小侄不是有意打扰您老人家休息的,对不起,我这就走。”此时我已经吓得不行了,只是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突然我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只听见旁边传来阵阵脚步声。“哥,这家伙竟然还敢来,不如直接把他做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