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再进封门村

我想不通喜子到底隐瞒了我什么秘密,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多了。

我和冥伯打了声招呼后就去市里去了,来到了上次应聘的出租车公司,经理见到我挺意外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最近几天忙什么了,也不跑出租车了。是不是不想干了,你这还没有过试用期就旷工几天,最好给我一个解释。”那经理酸不溜的说到。“王经理,我哪敢不干呀,我现在就指着这份工作吃饭呢。最近几天确实家里出了点事情,必须回去处理。希望经理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开夜车也行啊,再苦再累都没关系。”那王经理看我姿态放的那么低,还不停的给他上烟,也就没有怎么难为我。

“夜车?也好,正好现在公司缺了一个开夜车的师傅,那你就开夜车吧,记得爱惜点车子,可不要给我弄坏了。”王经理对我说到。填写了资料之后,随后进来了一位女秘书带我去地下车库去领车。

我跟着那个女秘书进了电梯,不一会便到了地下车库。“你们那么大的公司,怎么一个车库弄的那么寒颤啊。”我转头看向那个女秘书,他们的地下车库确实破烂不堪,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霉味,很是冲鼻。

“哦,这是十几年前的老车库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上面就是不修,说是高层不让,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那女秘书拢了拢秀发对我说到。“那,就是那辆黑色的普桑,你以后就开着那辆车跑吧,车钥匙给你。”女秘书说着给了我一把绣的不行的车钥匙。这车能开吗?我心里嘀咕着。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毕竟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

我驾驶着那辆破的不行的老普桑离开了风行出租集团后就上街拉客去了,毕竟不工作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反正他们又不知道我白天也跑,只要我自己身体吃得消就行了。就这样,我一个人驾驶着老普桑在街上跑着,中途上了一个小伙子,一身正装,看样子应该是个白领。

“司机,你车是是不是拉过死人啊,怎么那么臭啊。”小伙子捂着鼻子问我。难道我身上的尸臭味还没消散?不对啊,我记得在冥伯家里已经帮我搞定了啊。我连忙打着哈哈“臭?没有啊,我怎么闻不到呀,可能是我放了个屁吧。”可能是我猥琐的模样已将恶心到他了,不到一里路他就下车了。

我越开越不对劲,不一会,我把车子开到了郊外偏僻的地方,把车子里里外外检查了个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而且我自己闻不到那种臭味。突然我想到有一个地方还没检查,我往走到后备箱走去,那种臭味我也能闻到了。确实很臭,像尸臭那种味道,因为我闻过那种味道。

我颤颤巍巍的伸手去开那后备箱,结果怎么开也打不开,用钥匙也没用。我从工具箱里拿了一个扳手就在那里瞎翘了了起来。还真让我撬开了。不过里面的东西却把我吓了一跳。因为里面竟然装着一个死人,也不知道死了多久。浑身都发臭了,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工作证,我拿起来开了一下就呆在了那里,工作证上写着:王大壮,男,35岁,风行出租车司机,夜班。

我吓得连连后退,难道这个人就是上任的出租车司机?那他是怎么死的,死了为什么没有被埋掉,而是放在了出租车后备箱?到底是谁杀了他?不行,我得把他埋了,不然尸体一直放在车里,我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兄弟,对不起了,多有打扰莫要怪罪,还是你的另有其人,我这就把你埋了,你安息吧。”说完之后我带了个手套就把尸体抱出了出租车。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埋了。正当我要盖上出租车后备箱的时候看见后备箱下面竟然有张纸条。上面写着:谁开这个出租车谁就得死。

开这个出租车就得死?看来这个出租车背后隐藏着大秘密。我现在有点不敢继续开这个出租车了。起初我开出租车是因为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但是现在看来这份工作可能会让我丢了性命。

“小峰你在哪,天都快黑了,快点回来准备准备吧,今天晚上的事你别忘了。”冥伯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喜子不让我去,而冥伯他们还得需要我去带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我也想知道喜子到底瞒着我什么事情。

我开着出租车来到了寿衣店。三爷已经到了,旁边还带着以为小哥,那小哥见我进来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摆弄着自己手中的那把匕首。“三爷这是谁啊,今天晚上和我们一起去吗?”我不知道为什么三爷要带着这个小哥。“对,晚上他会和我们一起去,他叫张龙,你叫他阿龙就行,阿龙,这是小峰。”三爷向我介绍了这小哥。

那阿龙也没起来,只是自顾自的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抬了抬眼看了我一下,又点了一下头,算是认识了。我也对他没什么兴趣。

“咱们什么时候走啊,我的时间不多了,再不找到我的尸体,我真的快烟消云散了。”汪淼淼问向我和冥伯等人。“事不宜迟,现在就走吧,对了小峰,门口的出租车是你的吗?”冥伯看向我问道。

“是我在出租公司工作给配的车,虽然有点破,但是能开。”说着我就走出去发动车子了,不过一共五个人,出租车坐不下。“没关系,我和阿龙,老冥坐在后面挤一挤,你和小淼做前面吧”三爷说着就向着后座走去了。

路上我开的比较慢,因为人有点多,而且开的太快的话容易翻车。汪淼淼坐在我的身旁玩着手机,“你们鬼也玩手机?”我惊讶的问道。“谁说鬼就不能玩手机,你以为鬼每天就是躺尸啊”汪淼淼说到。我看向她的时候感觉怪怪的,毕竟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虽然是阴婚。“对了淼淼,等到了封门村你就走在我后面,我保护你,嘿嘿”我承认自己是个屌丝,见到汪淼淼这样的美女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表现自己。

“你保护我?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告诉你虽然咱俩接了阴婚,但是你不要觉得我就是你老婆了,就凭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汪淼淼显然有点生气了,我也没有自找没趣,就专心开车了。

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封门村。一行人下了车就向着村子里走。

“这个村子不对劲,小心一点吧”一直没有讲话的那位小哥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哦,哪里不对劲?”我问向阿龙。“村子里面没有活人,全是死人!”阿龙说完摸了摸他那怀里的匕首,显然事情比较严重。“没关系,我们也算是有备而来了,管他什么妖魔鬼怪一并斩杀!”三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我不知道三爷为什么突然有了那么大的底气,是因为我旁边的这位叫阿龙的小哥?我偷偷瞄了那个阿龙几眼,也没发现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是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一行人打着手电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属实有点隔应。“小峰还有多远啊,怎么感觉走了半天还是这条路啊”冥伯问我。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好像在原地打转,无论怎么走,都好像在兜圈子。“你们看,就是前面亮着灯的那个屋子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到”我向他们解释到。

“哦,那快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冥伯说着就往前走。“慢着,别走了,这是鬼打墙,无论怎么走都到不了前面那个房子。”三爷面色凝重的说到。“哼,雕虫小技”三爷拿出了背着的包,从包里拿出了一截红绳,把我们几个全都拴在了一起。“现在好了,走吧,都机灵点”三爷对我们说到。

果然,我们走了两分钟就走出了刚刚那条路,前面就是喜子家了。房子外的那盏灯还是亮着,不过没有昨天亮了。

忽然我的背后有人拍我一下肩膀,我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昨天那个老头子。“小伙子你怎么又来了,看你印堂发黑,是不是昨天进了这个宅子?唉,没救了。”我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呆在了那里。

“老人家你怎么会在这啊,赶紧走吧,今天晚上这里会不太平。”冥伯提醒那老人家,说着就要扶那老头子走。那小哥上前一把抓住了冥伯的胳膊,“不要看他的眼睛,他已经死了,如今是鬼”“什么?怪不得我刚刚身体不受控制,直直的向他走去,不对啊,那刚刚为什么小峰和他对视却没事啊?”冥伯不解的道。“因为小峰身上有帝王殇,所以他不能控制小峰的身体”三爷解释到。

“也罢也罢,你们不信老夫,老夫也没办法,不过我只能提醒你们,那间宅子里面有大恐怖!”那老头子说完之后就轻飘飘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