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喜子的秘密

我和汪淼淼都呆在了座位上,因为那血尸易容的太快了,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破绽。

“看到了吗,像我这样的高手想易容成别人的样子简直易如反掌。”那血尸得意的笑到,我都怕他笑得时候脸上的肉掉下来,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比较搞笑的,声音也比较好玩。

“鬼老,您就别吓他们了,看吧,我没有骗你们,杀汪淼淼全家的另有其人,我确实是去倒了汪藏海的墓,不过我们并没有杀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而且那最后一层棺椁我们也没有打开。”喜子向我们解释到。

“那你把我和汪淼淼的尸体放在一起举办阴婚后,我为什么就复活了,而且复活之后的我失去了和你一起盗墓的那段记忆?”我不解的问道。

确实事情比较奇怪,为什么我死的当天汪淼淼全家就被灭口了,而且为什么我和汪淼淼的生辰八字会一致,世上难道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因为你们生辰八字一致,而且死在同一天,所以通过施法,让你们完成阴婚后,你们就可借机还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你复活了,而汪淼淼还是没能复活,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就连鬼老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喜子说完看了看鬼老,那鬼老摊了摊手表示不清楚。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为什么要躺在那血池子里面,还有这老头子是谁?”汪淼淼语气算是缓和了一点,毕竟害死她全家的另有其人,而且喜子扣押她的尸体是为了救我们两个人。

“说来话长啊,其实我此次盗你们家老祖宗的墓,也是出于无奈,我们家族因为常年盗墓,行走在地下的时间长了,慢慢身上的尸气就会遍布全身,如果不即使处理的话,首先会长出尸斑,然后怎么就直接变成死人了,这个老人家是我的一位世交的爷爷,如今已经一百多岁了,他的脸是因为一场意外造成的,而且他是我特意请来的,因为最近村子里出了点怪事。”喜子说着又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当我看向他的手背的时候发现他的手背已经快长满尸斑了。

“江湖上传说风水大师汪藏海的墓室里面有几件了不得的宝贝,其中一件就能根治我这浑身长尸斑的毛病,那个宝贝叫做龙延液,可以让白骨生人肉,当然其中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不过却可以压制我体内的阴气,化解尸斑。”喜子说完之后又狠狠的抽了几口烟。

“只不过很可惜,我们没能开启最后的棺椁,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打开那副棺椁,而且当我们走进那棺椁的时候就会发生了诡异的事情。”从喜子的神情上可以看出那个汪藏海的墓穴里面一定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喜子用脚把烟灭掉之后又点燃了一根,“我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只有每天泡在这血池子里面才能勉强对抗身上的阴气,不然我早就死了。唉,真是造化弄人啊。”喜子叹着气说到。

“那你那天为什么躲着我,还有之前举办婚礼的时候那些人又是谁?”我质问喜子,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有些事情我确实想不通。

“婚礼上面的人都是死人,而且都是咱们老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咱们村子的人突然都死了,我最近一直在调查此事,咱们倒斗前村子还好好的,回来后怎么人都死完了?而且我没有刻意躲着你,只是我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你,其实你的死也是为了救我,要不是我硬要你陪着我,去那个该死的墓穴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喜子狠狠的说到。

喜子想了想又对我说“峰哥,其实我一直觉得咱们村子隐藏着什么大秘密,不然为什么全村的人都会被杀死?”然后喜子悄悄的凑到我耳边对我说“峰哥,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经常一起去玩的那何家老宅吗?我最近发现那个宅子里面的东西好像出来了!”

“啊?你确定吗?村子里的老人都说何家老宅里面封印者了不得的东西,那东西要是出来了,全村的人都得死!看来确实与那何家老宅有关系。”我听喜子说完之后也是感到后怕,因为何家老宅里面的东西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制服的,就算是那个老头子也不够看,因为那个东西不是人而是一只被镇压百年的厉鬼!

“那个什么何家老宅里面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为什么会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汪淼淼也是比较意外,毕竟她不知道其中的事情。

我接过喜子递过来的烟也是狠狠的抽了一口道“我只记得小时候,我和喜子一起去那何家老宅旁边玩,那是一个破旧不堪的老宅子了,大门敞开,所以我们就跑进宅子里面玩了,不过里面的堂屋确实用整整九道锁锁住的,当时也不知道里面关住了东西,当时年纪比较小,就比着谁的胆子大,我比较逞强好胜,所以就决定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可当我透过门缝往里看却什么也没发现,就当我要转过头去的时候,突然一双发红的眼睛贴到了门缝上,我就直接愣在了那里,谁叫都叫不醒,像是没了魂一样。”

“后来母亲带着我去我们村的神婆那里才得到了补救的方法,那就是用牛的眼泪给我和着黑狗血喝下去,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土方法,不过还真的见效,从那以后我就能听能看了,可就是不能说话,而且这一下就是三年,这三年中我每天都在做同一个噩梦,就是那双发红的眼睛。可后来当我能说话的时候,却不记得那只眼睛后面的东西张什么样子了,我的记忆中明明有的,可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而且你越想它它就越模糊。”说完之后我能感觉到自己拿烟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确实小时候的经历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后来那神婆告诉我们村子里的人不要靠近那个何家老宅,不然的话全村的人都得死!”神婆在村里的威望甚至超过了村长,所以她的话大家都相信,慢慢的没人靠近何家老宅,也就渐渐忘记了里面镇压这什么了。

至于我们怎么知道里面镇压的是一只鬼的就要从长说起了,那大概是三年前吧,村子里面有个傻子,那个傻子从小就是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住在村东头的破庙里,结果有天下了大雨把破庙冲塌了,所以傻子就没有地方睡觉了。虽然他人有点傻,但是他也知道哪个地方可以睡觉呀,所以他就去了那何家老宅,不过当天晚上只见那何家老宅发出阵阵红光,而且伴随着凄惨的叫声,像是女人在斯喊着什么。

第二天白天就发下那傻子死在了何家老宅的门口,而且浑身的血被放干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泡在水里一样,白的慎人。

神婆知道后也再也坐不住了,因为这个宅子里的东西关乎着村子里每个人的性命。最终,神婆无奈的在何家老宅门口做了七天的法师才镇压住那只鬼,至于是不是鬼我们也不清楚,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只是神婆说是那就是了,毕竟神婆的话还是比较可信的。

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进入那何家老宅一步,不过村子倒也安静了许多,可最近为什么村子里面的人全都死了呢?喜子说是何家老宅的问题,那么他对此又知道多少呢?

“喜子,先不管何家老宅了,你把汪淼淼的尸体还给她,不然过几日她就要烟消云散了。”我郑重的对喜子吩咐到。

“好,尸体就在那边的棺材里面,不过峰哥你这么快就着急替你媳妇着想啊,唉,只是可怜我这良好青年还是单身狗呢!”喜子指了指旁边的棺材后又在那自嘲了起来。

“谁和他是夫妻,我只不过是和他结了阴婚,又不是真的结婚了。”汪淼淼怒道,不过我悄悄的看了看她的脸色,竟然微微泛红了。我承认自己长的比较帅,不过我还是真的第一次见到汪淼淼脸红。

“嫂嫂,有些事是你不知道的,你们结的阴婚,有我们的理由,并不是一般的阴婚,而是血契阴婚,这血契阴婚可比普通的阴婚要求苛刻多了,具体的我也说过了,不过二人结了这血契阴婚之后便不能爱上第三个人,意思就是只能你们两个人产生感情,当然你们也可以不产生,但不允许第三者插足,只要其中一人爱上了第三个人之后,两个人就会同时死亡,而且永世不得超生。”喜子为我们解释。

“啊?那么变态啊,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把初恋给了她,这我也太吃亏了吧。”我在喜子面前哭诉着。

讲道理这确实有点过分,身为一个男孩子,怎么也要处几个对象才能让自己成长吧,这下到好了,谁也别想学习经验了。